津腔津调好像说相声 权健新翻译原来是天津足球名宿之子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13 03:37

“今儿个咱完事了,上午上边特意交代过了,训练完都赶紧洗澡去,谢谢大伙儿啊!”当天津权健队训练场上响起这原汁原味的天津话时,队员们脸上总能露出舒心的微笑,不是因为一天繁重的训练任务结束了,而是听着这纯正的津腔津调,真的挺过瘾,就跟听相声似的。

说话的人是今年新加盟权健队的西语翻译李鸿鹏,当记者跟他聊起,他这地道的天津话真的挺哏,已经成为训练场上一大特色时,鸿鹏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以前在外地做翻译也是说普通话,可能有日子不做翻译了,有点不自觉了,以后确实在这方面还得加强一下。现在队里球员来自五湖四海,光说相声哪儿行啊,主要得让大家听懂听明白。”

新赛季权健队的翻译组,李鸿鹏是组长,不只是因为38岁的他在翻译里年龄最大,还因为他经历丰富阅历很广。鲜为人知的是,他还是来自足球世家,父亲正是原中国最年轻的国际级裁判,曾先后出任过天津泰达、天津立飞、天津名特总经理的李海生。

俗话说,子承父业,鸿鹏的足球之路也的确与老爷子的足球经历相吻合。14岁时,鸿鹏就进入到八一少年队,随后在火车头效力大半年后,又在前泰达主帅乌拉圭人吉梅内斯的推荐下,前往乌拉圭留学,并在乌拉圭百年豪门民族队踢球近3年。在退役转型后,鸿鹏又在西班牙学习了一年语言,并在香港一家体育公司工作了几年。随着父亲李海生自己干起了天津名特俱乐部,他又返回国内帮助父亲打理俱乐部事宜,除了任球队翻译,还兼顾一些管理工作。

不过在那一时期,中国足球大环境持续低迷,从最早的立飞、名特,再到哈尔滨兰格、哈尔滨国力和武汉卓尔,十几年间鸿鹏在多家俱乐部任过翻译,直至2008年武汉卓尔冲冠一怒退出中超,他终于放下了翻译这份工作,自己做起了生意。

十年一个轮回,鸿鹏自己也没有想到,如今他又回到了家乡,在天津权健队当起了翻译。有意思的是,目前权健队中年龄最长的球员门将杨君,还是他昔日火车头队上下铺的队友,如今杨君还在为足球梦坚守,而他在兜兜转转一大圈后又重返绿茵场,尽管干的还是翻译这份工作,但毕竟没有脱离足球,他说,“说实在的,这个事业确实挺让人怀念的。”

在来权健之前,鸿鹏房地产、养老院的生意做得都挺红火,因为足球情结,他出资赞助了本市红桥区的一些青少年小球队,还成为了天津全运会火炬手。虽然重新来到球队做翻译,肯定会对生意有影响,但鸿鹏并不在意,“生意上的事情大面上抓一下就行,具体工作就不管了,回来干翻译主要还是有这份情怀。我始终有这样一种感觉,做翻译是轻车熟路的事,这个才应该是我的本行,其他都是副业才对。而且,能够进入家乡球队工作上班,这也是一件挺荣幸的事情。”

现在,鸿鹏在权健队中就像是一块砖,无论哪个外教有需要,他都要随时顶上,因为索萨11人外教团队中,除了意大利录像分析师柯西莫外,包括索萨在内的10名外籍教练(2名葡萄牙人和8名西班牙人),他都能很好地沟通交流。

当然,鸿鹏能干得游刃有余,也和他之前足球经历有着最为直接的关系,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,外教一大堆动作讲解过后,他总能用最简单专业的足球语言传达给队员们。对此,鸿鹏说,“之前自己踢球的经历肯定对我做翻译很有帮助,那时自己年轻,记忆力和接受能力都挺强的,球场上的语言已经根深蒂固了,现在翻译时就像条件反射一样冒出来。其实,足球场上瞬息万变,有时候我们也必须要用最简单的语言,表达出最需要表达的意思来,要不就真的跟不上外教的节奏了。”

从球员到翻译,再到商人,最终还是回归翻译,鸿鹏的转型还真有点“百变”的感觉。不过,他似乎天生就有着很好的适应能力和交际能力,来到权健队后很快便能和大家打成一片。“其实转型这个事情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需要,毕竟之前我在球队做翻译也这么多年了,大家之间并不存在新的体验,而且又有球员经历,知道该干什么,哪个是你的职责。作为我而言,只要做好‘上传下达’四个字,把外教说的话传达好就行了,其他的咱可不能参与任何个人建议和想法。”

由于索萨外教团队庞大,其实不只是鸿鹏,队中所有翻译每天都忙忙碌碌不识闲,有时鸿鹏一个人要兼顾几个人。不过他倒是乐在其中,“以前球队只有一个翻译,一个人面对外教外援一大堆人,也能顾得上来,关键是别出错就好。现在,大家都在为新赛季冲刺准备,翻译们干得也特别努力。其实一线队成绩好了,也能证明翻译们的工作能力强,干得好。虽然成绩这个东西,有运气的成分,但说到底还是付出多少收获多少,教练球员是这样,我们翻译也是这样。”

昊体育原创辛苦,欢迎转发,谢绝转载,注明出处也不开心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